1. 首页
  2. 综合
  3. 正文

经受今生|程吉林:往事记忆——秘密开进​

来源:网络整理

2019-11-08 21:49:47

我们的目的地,云南马关战区。

火车深夜离开桐梓,走了一整夜,黎明时分到达贵阳东站。

向窗外望去,几条轨道上停着火车,一些闷罐车和一些平板车。一些闷热的坦克车紧闭着,另一些开着门或小窗户,里面住着士兵。平板卡车装载着军用车辆、坦克、火炮和军用物资,都覆盖着伪装网,士兵们在列车的中部和后部站岗。站台上挤满了匆忙的士兵,有些人拿着文件夹,互相递东西。

别问了,这是一个军事站。正是在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的准备阶段,所有的军事纵队和部队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里补给和中转,然后进入云南。

龙连长带我们下了车,在大厅里休息了一会儿。我们来到这里和同志们一起在桐梓县邓阳区,遵义市和铜仁区。根据原征兵命令,他们被分配到贵州军区和毕节军区。由于战争的需要,他们被调到第14军第41师121团,一起进入云南马关。贵州冬天多雪多雾,道路湿滑,部队运输道路缓慢。他们直到下午才到达。

这一天是1978年12月24日。

我们吃饭时天已经黑了。我们在东站礼堂吃了晚饭。礼堂里摆满了餐桌。没有长凳。桌子周围有八个人,数百人在黑暗中。一张桌子和两罐蔬菜刚刚端上来。我们正忙着做饭。我们都是新兵。没有秩序。我们吃得太多了,每个人都在礼堂里挤来挤去。这时,一辆军用火车停下来,几名身穿头盔、皮衣、皮裤和皮靴的装甲部队跳下车,进入餐厅。他们二话没说,拿走了我们桌子上的两个盘子,直到他们走进他们闷热的水箱隔间。另一个装甲部队舀起一罐米饭,把它拿到车上。火车立即离开了。路上似乎没有补给。我暂时在贵阳东站停下来寻找食物。

我们不懂军队的规矩,食物被拿走了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?邻桌的同志惊讶地看着我,问我,我问你,一个接一个,在大厅的角落里大喊大叫。接收部队的领导和车站的干部赶紧解释,但太吵了,每个人都听不见,甚至推也推不动。龙连长吹了一声口哨。急促的哨声终于让每个人平静下来。在那之后,接收部队的领导人发言并宣布了几项纪律。只有当这顿饭吃完了,我们才能把它算作吃完了。

晚上,我们在东站的礼堂露营,睡在冰冷的混凝土地板上。

部队从贵阳调来28辆解放卡车参加第三轮汽车比赛,带我们进入战区。车辆经过安顺、兴义、丘北、文山和马关,严格伪装,按照既定路线进入战区。这条路崎岖而偏僻,所以很容易秘密进入。

从25日上午10点开始,28辆卡车和两辆指挥车像长队一样在高速公路上行驶。我们新兵连开了1号和2号车。我坐了2号车。和我一起去战区的王袁勇、汪现义、王庸晋、程高蓉、李杰、林超云坐在车里,背对着挡泥板。接收军队的班长负责管理我们的汽车。他坐在出租车里。汽车的顶部覆盖着伪装,前后都绑着一块可以卷起的防风篷布。我们看不到车外的景象,也不知道从哪个方向离开贵阳。

同一辆车里的同志们相处得很好。他们彼此不太熟悉。他们不能随便说什么。他们坐在车里很少说话。此外,他们没有放松的心情。他们不像往常一样说笑了。

汽车开了一会儿,车里的气氛很沉闷。这时,王庸晋说话了,并建议大家做自我介绍。他说:“向同一条船的过渡有三点婚姻。今天我们都坐在同一辆车里,在前线战斗。这是更深刻的命运。我们都知道,无论我们遇到什么样的困难,当我们到达军队时,我们都能够团结起来。”“绑起来”是桐梓方言,意思是互相帮助。王庸晋参军前是一名民办教师,他的话是有道理的。这个提议赢得了每个人的赞同。我坐在车的后面,自我介绍,然后顺时针转动。当同志们刚来这里的时候,他们常常记不起彼此的名字,在介绍他们的时候,他们一点也记不起来了。汽车颠簸不平,马达的噪音打扰了他们。有时他们在自我介绍时听不到自己的声音。介绍一结束,马上有人问?这样,当你问我和我问他的时候,车很吵,发出阵阵笑声。笑声震惊了坐在驾驶室里的班长。他拉开车门,用一只脚踩着踏板,打开前挡风玻璃的一角,并对我们大喊让我们保持安静。

每个人都安静下来,沿着山路摇晃。很快他们开始打瞌睡。我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隐约听到有人呻吟。一看,有人躺在车厢板上,蜷缩着翻了个身,原来是程高蓉。我和他来到新站区。他是胜利公社,我是华山公社。我们的两座山相对,中间有一条河。我们在这个地区聚会时就认识了。我们有着相同的姓氏,而且天生就很亲近。他没有文化,很诚实。我总是一言不发地和他打招呼。当他们集合时,他们对他大喊大叫,担心他会落后。吃饭的时候,帮帮他,怕他吃不下。现在他太可怜了,我问他怎么了?他说他觉得不舒服。我明白了,他晕车。我们两个公社都没有道路,村民们几乎从来没有骑过汽车。这次我是来当兵的。我先走了,然后坐火车。今天,我第一天乘公共汽车。我不习惯。公共汽车的前后顶盖都关闭了,布冯没有通风。真的很不舒服。想吐就吐吧。我让他走到后面,再次提起后挡风玻璃。我想让他吐在车外,但我举不起来。这时,车厢里的同志们警觉起来,每个人都来帮忙抬篷布。正如你说的和我说的,它又爆发了。

坐在驾驶室里的监视器踩着踏板,抬起前挡风玻璃的一角,对着我们大喊大叫。我们说有些人晕车,想呕吐,但他说他会忍受,并非常认真地对待。但是想呕吐的人怎么能忍受呢?程高蓉的头用力顶着身后防水布的边缘。帽子也被挤出来了。他的头上覆盖着灰尘,但他挤不开防水布。非常焦虑!汪现义很快递过来一个硬纸壳,并把它折叠成小号,告诉程高蓉不要挤压防水布,把它吐在这里。

这时,车停了下来,车队到达休息时间,班长解开防风篷布,叫大家下车休息。同志们很快把程高蓉扶下车,在路边吐了一会儿,然后用力呼吸。长长的车队停在蜿蜒的山路边上,头也没看一眼。我们站在路边,动着手和脚,呼吸着新鲜空气。几分钟后,汽笛响起,同志们一个接一个地蹬车,又出发了。

正当汽车在路上时,它拐了个弯。王袁勇慌慌张张地喊着要解手。每个人都责怪他。你刚才停车时做了什么?他说他睡着了,没人给他打电话。是的,每个人都在忙着照顾程高蓉,而不是其他人。行进道路上纪律严明,车辆停下来采取统一行动。想停多久就停多久是不可能的。他们说他们必须忍受一段时间,然后在下一站停下来看看。汽车又吵了起来。事实上,袁勇并不是真的想解手,而是故意恶作剧。他刚下了车,站在我旁边,但是他的同志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,对他也没有印象。他惊呆了,但是他被他的同志们压垮了。然而,我知道班长一直很严肃,严厉批评我们程高蓉晕车。王袁勇很不服气。他认为自己也是一名士兵,所以他不能直接反驳班长,并想找些毛病与班长“争论”。王袁勇也和我一起来自新站区。他的家人住在新站镇的边缘,在街上度过了许多年。此外,他们几代人都是贫穷的中下层农民。他们从来没有害怕过什么。如果有人在家里这样训斥他,他们早就开始打架了。王袁勇害怕我会戴上他的“黑板眼睛”,向我眨眨眼睛,示意我什么也不要说。走了一段距离后,他又站了起来,大声喊着要解手。我看到他的紧迫感,问他是真的还是假的。他真的说,是一只大手还是一只小手?他说小手。他们让他回来,把他从防水布的角落里救出来。当汽车行驶的时候,山路摇摇晃晃,崎岖不平,爬上爬下,拐上弯,车身不停地摇晃。人们不能站着不动。没有办法解决它。他非常焦虑,大声喊着停下来。

班长打开防水布的一角,问道:“你在干什么?”

“有些人想放松一下,”每个人都大声说。

“胡说,停车,不明白,就开始你想明白的,这是行军。”

“我该怎么办?”

“坚持住。”

每个人都不敢出声,什么也没说。王袁勇也停止了叫停。他无论如何也弄不出来,所以他不得不回到座位上。然而,他一转身,就拿出来尿裤子。

到达安顺时,天渐渐黑了。我们呆在第121团的兵营里。兵营空无一人,只剩下几个人了。部队于10月17日进入马关战区。据说,他们在去贵阳花溪野营的当晚被命令进入一级战备状态,并立即返回安顺营地,准备进入马关,由昆明军区400多辆汽车运送。11月初,41师的其他部队也进入云南省吕梁地区进行演习,特别是排练山地和丛林袭击。此后,参与的部队直接进入边境。

躺在铺位上,同志们睡不着,一路谈论着白天发生的事情,回忆着不断吵闹的场面和班长严厉的态度。班长带我们去了战区。这是一项沉重的责任,没有态度我们什么也做不了。

26日拂晓,车队离开安顺,以尘土飞扬的方式行进。昨天行军后,同志们习惯了,在车里放松多了。

上午10点,车队经过黄果树风景区。李杰透过防水布的缝隙看到瀑布,喊道:“黄果树!”黄果树!车厢里的同志们很懒,没有多少惊讶。我不知道黄果树是一个景点,所以我对李杰说:黄果树有兰格的好奇心,新车站有三岔河、松坎清水河和古冶朗。黄果树有很多。当我去乡下读够书的时候,我路过了那些地方。凌朝云急忙说:老程,不是你提到的黄色果树,这是一个景点。凌朝云叫我老程,因为我比他大两岁。我应该叫程戈,但这是一个军事单位,不能叫兄弟。我没有职位,只能叫老程。事实上,我并不老。李杰说:黄果树是一个地名,实际上它是一个瀑布。你的新车站松坎有瀑布吗?!这个瀑布在这个国家很有名也很独特。我说:你可以谈论大瀑布,然后给兰格霍德树打电话。汪现义和王庸晋听到瀑布的消息时都很感动。让我们看看。汪现义挤向马车的后部,说道:“我现在甚至都不看它。恐怕我这辈子没有机会了。”这提醒每个人,既然瀑布很好,机会也很少,那就要看它了。所以每个人都挤向车的后部,有的蹲着,有的站着,你贴着我,我摁住他,但是油布缺口只有一点,前面只有几个人能看见,后面二十多人忧心忡忡。车队在行驶,不会照顾我们去看风景。很快它转过身,什么也看不见。战友们变得更加焦虑,开始说话。

"打开防水布。"

“它不能被举起来。绳子系好了。”

"解开绳子。"

"无法打开解决方案。"

“那就切断它。”

“没有刀。”

“哪有刀?......哪个有刀?”

“有一把刀。”

“传过来。”

绳子被切断了,油布掀起了一个角落,大家挤在一起。当他们看到瀑布时,他们激动得忍不住大喊大叫。

“哦——哦——”

"黄果树、老子在第一线!"

这个电话震动了出租车的监视器。他又踩着踏板批评我们。这时,没有人关心他,围着他看风景。

就在这时,汽车毫不留情地掉头,黄果树瀑布从视线中消失,所有人都不情愿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。汽车安静下来,每个人都感到沉重和心事重重。这是对他们家乡的依恋。

晚上,我们在兴义扎营。我们住在兴义师范学院的教室里。学校提前做好准备,把桌子靠在墙的两边,就像两排铺位一样。我们睡在桌子上。班长叫我们召开班会。那天他带来了一份《贵州日报》。报纸头版刊登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,他要我给大家读。之后,我严厉批评了今天观看黄果树瀑布的事件。

27日晚,我们的车队驶入丘北县,受到当地人民的热烈欢迎。我们下了车去吃饭和露营,民兵们在车的两边站岗。从那时起,我们所有的行动都由号角声指挥。军号的声音在战斗前营造了紧张的气氛,这在贵州是看不到的。我拿出一张中国地图,和李杰一起看了看。直到那时,我才知道丘北是云南省文山州的一个县,与越南接壤。因此,这里的战争气氛非常浓厚。我和李杰很快告诉同车的同志们,我们即将进入战区。

28日,在燕山吃过午饭后,我们驱车进入文山。这条路穿过山区,两旁是香蕉林。云南气候干燥,土路干燥开裂。在过去的几天里,这条线已经成为一条重要的军事通道。几十或数百辆汽车组成的车队一直被压在上面。干涸的路面被车轮碾成细粉,车道被碾成几十厘米的深沟。当我们的车队经过时,又扬起了灰尘。长长的车队尘土飞扬,以致车队被淹没了。灰尘溢出车厢,变得越来越厚,染污了我们的泥人,甚至使我们呼吸困难。我们受不了了,所以我们戴上面具,但我们无法抗拒。很快面具被灰尘覆盖,鼻孔里有两个小黑点。那是因为当鼻孔呼吸时,灰尘被吸附在面罩上。我们加了一个面具盖住鼻孔和嘴巴。此时,我们只需要鼻孔和嘴巴里少一些灰尘。我们不能照顾好自己。

文山州已经是下午了,我们的车队直接开进了文山州首府的院子,那里阳光温暖。我们下了公共汽车,坐我们的车休息。我们不能随意走动。晚餐供应面包,干粮用来充饥。显然,这里的战争气氛更加激烈,也许是为了缩短整个队伍的时间,总是保持进入顺序,尽快进入战区。

我拿出地图,打电话给李杰看。地图上的文山与越南的山川相连,而马关就在前面。

短暂休息后,我们出发了。在从文山到马关的路上,伪装网覆盖的车辆经过,一些军车和一些当地车辆。军用车辆很新,汽车挡板不高,没有牌照;当地的汽车都是二手车,牌照被盖住,车门上的文字和喷在车尾门上的数字被涂抹,文山似乎处于战斗状态。

晚上,我们的队伍到达了马关,没有进入城市,而是停在了城市的路边。龙连长与前站同志交换了信息,马关县领导也出席了。我们透过汽车防水布往外看。右边是县城,左边是一座小山。后来我们得知这座山是我军烈士陵园,死去的同志将在这里安息!

我拿出地图,召集所有人。我看着它,谈论着它。我猜到我们到达马关时要去哪里。虽然我们的目的地是马关战区,但马关是县城,军队不会住在县城。通往边境肯定有两条路。一个是小八子,另一个是仁和。两条路都可以通向边境。不同的是,小八子可以直接通往边境,而仁和需要经过桥头公社,或者到老卡边境,或者到河口边境。每个人都认为很有可能到达小八子,否则他们就不会到达马关。王庸晋说,谁在乎他去哪里?不管怎样,我已经给他这块肉了。谁在乎呢。汪现义说,当他离开兰格时,我们会让兰格变得完整。同志们变得更严肃了。我放下地图,和每个人静静地等待。

车队停在路边。同志们不能下车。呆在车里保持安静。从车的外面,我只能看到一长队车队。我看不到战友的身影或车内的任何动静。

车队停留了一会儿,直接开到小巴齐边境。

马关至小坝子是一条战区公路,路面坑洼洼,行驶困难。沿路的田野一个接一个布满了军用帐篷。有些帐篷挂着红十字标志,有些帐篷有天线伸出来。在一些田地里,战车、大炮和坦克成块停放。路上有军车,有的是指挥车,无线电滴滴哒响;有卡车运送士兵或物资。边境地区已经全副武装。

马关到了小坝子,中间有一个公社,很冷。当我们到达这里时,天已经完全黑了,大批军队正沿着边境进入,所以应该有隐蔽的措施。因此,汽车不能打开前灯,只有前挡泥板上的两盏小灯和贴在前挡泥板上的一张白纸上行走。这样做是为了掩盖敌人的情况。

走了一会儿后,车队停了下来。连长很久以前就下达了命令,并做好了准备。我们有点紧张。我们坐在车里,保持安静。过了一会儿,一辆军车驶过,匆匆前行。车下,连长长和几名士兵正在谈话,这意味着前方炮兵车队翻车,六名士兵当场死亡。刚刚过去的那辆车将被营救。最初,拉动大炮的卡车是解放卡车。炮兵同志坐在卡车上,大炮挂在后面把它拉开。这种加长卡车占用了很多路面,晚上不用开灯就能行驶。这条路很窄,拐角看不清楚,角度也很小。大炮无法通过,拉着卡车,卡车和大炮一起翻下了深沟。听完这些话,我们都沉默了。我们仍然在行军,同时牺牲了几个战友。我们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。龙连长的话的意思是强调我们队的安全。

这时,我又拿出地图,看看小巴子有多远,在这样一个黑暗的日子里我们还要摸索多久。天太黑了,看不见。李杰打开手电筒。我们还没看到任何东西。班长在下面喊道。哪个手电筒?走开。

深夜,我们的队伍到达了小巴齐的指定位置。

当我们坐在公共汽车上时,连长宣布了三条规则:不准下车,不准说话,不准打手电筒。他们去和在路边等着的士兵交换信息,还背着一堆文件袋到树下查看。他们使用的所有手电筒都被遮住了,只留下一丝光线。

他们正在移交文件,告诉我们下车,集合起来移交数百名同志。这条路很窄。汽车停在路中间。我们正站在路边的水沟边。一长队沿着路边延伸。几名军队干部拿着一叠文件袋,面面相觑,喊着他们的名字。喊他们名字的同志站在干部后面,因此我们把公司分开了。

这个名字被叫到这里,车队开始掉头。接收部队的同志们上了公共汽车,连夜返回贵州。临走时,连长长向我道别。我们没有说话,而是紧紧地握了握手。晚上,他转过身,踩着车,消失在小巴子的夜晚。

这时,我们在同一辆车里的所有同志都被打乱了。我和汪现义、王袁勇在一起。李杰、凌朝云、程高蓉和王庸晋都不知道去哪里。

我们跟着副连长陈有德来到了一个叫白燕角的寨子。离开公路,下到沟底,然后斜着上山,然后穿过一段平坦的路进入栅栏。寨子在半山腰。黑暗中,一名哨兵在十字路口的拐角处站岗。看到我们来了,他举起枪,从远处喊着命令。陈副连长立即命令哨兵撤回枪,让我们进入寨子。我们在寨子中间的一个水坝集合,并立即被分配到排里轮班。我被连续分配到一班,汪现义被连续分配到三班,王袁勇被分配到司机班。

我们住在一栋低矮的土楼里,一连三个班。这是普通人的房子。村民也住在房子里。他们住在楼下,我们住在楼上。楼下只有一个房间。除了人,马和猪都住在房间里。这里的人是生活在一起的人和动物。这个房间臭气熏天,什么都有。从楼上房间的角落里,楼上没有楼梯,是一根粗棍子,用斧头砍了凹槽,然后钉了木板,我们踏上了楼上的木板。地板是用稻草铺成的,紧靠着墙的两边。中间留有一条走道。一盏灯笼被放在墙的底部。它发出黄色的光。我打开背包,把它和我极度疲惫的身心放在稻草上。

从新车站开始,我们坐了两天火车和四天公共汽车。我们参军并进入战区。

1958年生,贵州省桐梓

广西11选5投注 高频彩app下载 北京快乐8下注

上一篇:中秋佳节倒计时,韩国放假三天,各地迎返乡高潮,高速赌城停车场

下一篇:国家能源局局长:2015年我们原油产量最高时达到了2.15亿